新聞中心首頁 >> 特別欄目 >> 新聞中心

逐夢一生
青春常駐——高14班校友沈玉麟先生蒞臨“弘毅大講堂”記

 

 

2013年4月26日下午兩點,北京師范大學成都實驗中學高2013級直升班160余名同學,齊聚四樓學術報告廳,急切地期盼著一位“傳奇”校友的到來。

   “2012中國航母下水,應是世人皆知。但你,不一定了解中國(天津)船舶工藝研究所;孩童啟蒙六歲入館,應是理所當然。但六十歲遠渡重洋求學他鄉,就有點讓人匪夷所思。是誰這般學界奇才?是誰在顛覆我們的常識?……”主持人劉明俊老師拋出的問題還懸在心頭,報告廳內卻一陣掌聲雷動。只見,一位八五高齡、精神矍鑠的學友堅定地矗立在了學術報告廳的門口。“原來本想去 ‘百度’,驀然回首答案就在門口”。原中國(天津)船舶研究所所長、現美國華盛頓大學《中國書法》課程教授、我校(原四川省立成都中學)高十班校友沈玉麟“老”校友,就是我今天的等候。

魏校與其簡單寒暄。主持人簡介主講嘉賓。北京師范大學成都實驗中學“弘毅大講堂”系列活動第七期,就緊張有序地拉開了帷幕。針對同學中事先征集的問題,沈老將之分為“學會擔當”、“面對挑戰”、“向生活學習”三大主題,就每一板塊逐一為同學們闡釋厘清。“我在天津新港船廠的四十年,因時代特殊也常遇晦暗、挫折。但,‘造自己的船,活出中國人自己的尊嚴’這個信念卻一直沒有改變”,“我的一生的學習,可以分為兩類。第一類是為了謀生而學習,另一類是為了快樂而學習”,“讀書,不僅僅是讀課本這本書,應常常抓住‘向生活學習’這個魂”,“讀書不是力氣活,重要的是心智和態度。中國人的老話——‘書山有路勤為徑,學海無涯苦作舟’,也該改一改了。我認為‘書山無路靠創意,學海有樂在彼岸’,用自己的創意、向生活學習,在生活中‘讀’出獨立的自我”……。沈老的每一句話,都說到了我的心里,沈老的每一個建議,都為我眼下的茫然開出了清醒的方劑。

現場,同學在爭分奪秒道出自己的困惑;沈老,對每一個問題都滿含慈祥、小心理性地給出建議。身旁,矮個女生,代表同學們獻上了大家精心準備的禮物。我,卻思及千里。我想:聽君一席話,該用什么來擔負您的囑咐?  遠處,飄來音樂,“因為愛著你的愛,因為夢著你的夢”……,對!!堅定地牽著您的手,追逐著您的追逐,用今天的努力去構筑您我共同的夢——我們的中國夢。

小拳微握,決心已定,思緒已回現場,在同學的掌聲中我目送著沈老的離去。這一個小時的聆聽,也許會影響我的一生。

 

附:四川省立成都中學高十四班校友、原中國(天津)船舶工藝研究所所長、現美國華盛頓大學《中國書法》教授 沈玉麟先生

簡    介

沈玉麟,1928年1月10日出生,祖籍安徽。1942年入四川省立成都中學(我校前身)高14班(理)學習,1945年于我校畢業并考入上海交通大學船舶制造系。1949年從上海交大畢業后,滿懷建設祖國的熱情來到天津新港船廠, 是六千人的船廠中十位正規大學畢業的技術骨干之一。

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期,本有公派去蘇聯留學的機會,  最后因其父親曾任國民政府軍政部官員等原因,未能通過政審。 六六年開始,沈玉麟校友被定為反動技術權威, 被紅衛兵貼大字報, 綁在卡車上游街示眾. 在那晦暗的日子里,沈老始終保持樂觀的生活態度和強烈的學習愿望,“有夢不覺歲月寒”,有書相伴,沈老終于挺了過來.

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, 國家百廢待興, 因為既會英語又懂工程,沈老被委以選購國外機床的重任。1983年去美國考察簽約, 遇到很多在美國的上海交大校友, 都勸他不要回大陸了, 但沈老還是執意回到了祖國。

1949至1988年,在廠40年,沈老曾任技術員、技術科科長、高級工程師、中國(天津)船舶工業研究所所長等職務。在新港船廠工作的四十年間,在“小船都造不了”的一窮二白的基礎上, 他和全廠技術骨干一起攻堅,到最后為新中國造出了四、五萬噸級大油輪。今天該廠已有50萬噸級造船能力。

1988年沈老從船廠退休。1989年60高齡的沈老先生,重新溫習功課,重考托福,到美國斯蒂文斯理工學院(steven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)攻讀海洋工程碩士研究生學位并兼做助教。在美期間沈老曾到美國西雅圖造船廠工作,1995年至2000年又到美國華盛頓大學學習油畫,2000年至今的十余年間,沈老被聘任教華盛頓大學《中國書法》課程,努力在美傳播中國文化。

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
火狐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| JBO电竞| 竞博| 竞博app官方下载| JBO竞博| 竞博电竞| 竞博官网下载| 竞博| jbo竞博体育| 竞博| 竞博| 官网竞博| 竞博官网下载| 竞博体育|